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毕业工作六年后,朱骏参加了今年安徽省高职专科的分类考试,报考了安徽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口腔医学专业。省统考文化课满分、??嫉谝幻撬钪盏某杉?,被录取后将在这里进行三年的全日制学习。以博士学位报考高职专科学校,这在安徽省还是首例。

——4月18日《新安晚报》

近年来,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并不少见,但博士在工作几年之后回炉读高职,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但不管是大学生回炉读技校,还是博士回炉读高职,在笔者看来,广大吃瓜群众不必大惊小怪,不该过度解读,既不要认为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博士回炉读高职是一种人才浪费,也不要觉得他们的大学、研究生就白读了,将其理解成是大学教育、研究生教育的失败。

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博士回炉读高职,在目前都还只是个例,所占比例非常小,而不是一种普遍现象。我们不能把个例放大化,更不能把个例当成一种普遍现象来解读,这是解读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博士回炉读高职的前提。更何况,普通高等教育与职业教育之间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之别。把博士回炉读高职当成奇葩选择来理解,这背后的实质性潜台词是歧视职业教育,是觉得职业教育和高职专科学历低人一等。

博士回炉读高职,说到底是个人选择。读什么专业、选择什么职业跟鞋一样,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这位中科大博士回炉读高职,完全是个人兴趣爱好使然,是受到了从事口腔医生工作的岳父、爱人的影响。其实,每个人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兴趣爱好,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不同的专业和更换职业,这都是很正常的选择。

再者,博士回炉读高职,并不意味着自己过去所学知识“无用武之处”。相反,博士回炉读高职,还能将自己在大学、研究生阶段所学到的价值观、思考能力、创新思维运用到新读专业上,让自己变成一个符合现代社会需求的跨学科复合型人才,实现自身价值最大化。

事实上,从社会对人才需求角度说,博士回炉读口腔医学专业,是一种非常有“钱途”的选择。根据《中国正畸市场消费蓝皮书》显示,2016年底,中国的牙医执业(含助理)医师数量在15万人左右,其中真正受过正规牙医本科教育的口腔医师可能只有3万人左右,保守估计牙医缺口在12万人,实际缺口可能在17-18万人。而且,在“一口牙等于一辆宝马”的当下,口腔医生收入非常高,一般能达到几十万元,一点不低于选择“996工作制”的程序员。

总之,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博士回炉读高职,这都是个人的选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只能予以尊重。而且,全社会都应当尊重和平等对待职业教育,重视技能的学习,破除心中不科学的“唯学历论”,在这点上,博士回炉读高职无疑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典范。

作者 | 何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