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青报报道,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公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0.4%,低于2017年的84.8%;在年龄段上,除了9-13周岁的96.3%阅读率,较2017年提高了3.1个百分点外,0-8周岁、14-17周岁分别以68.0%、86.4%,低于2017年的75.8%、90.4%。2018年,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91本,比2017年的8.81本增加了0.10本。

看到这组数据,有人难免产生焦虑:我们的孩子为何越来越不爱读书了?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大可不必。

且不说下降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如果将时间轴拉长,就能清晰地看到,未成年人越来越爱读书仍是大趋势。再者,对比成年人来看,孩子们已经够出色了:据披露,2018年,包括纸质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8%。这一表现并不比未成年人出色,更要注意的是,成年人阅读率是包含了电子阅读的,如果除去这一项,大概率会被未成年人甩在后头。

从年龄段看,0-8周岁的孩子阅读率下降,不仅因为年龄小,更在于现在的年轻父母喜欢带孩子去“看世界”,旅行、参观博物馆与各类社交活动更多;再者,近年来不断攀升的近视率与近视人群的低龄化,也让家长们担心小孩看太多书会影响视力。总之,这一阶段的阅读量下降,很有可能是因为家长“有个快乐童年比多看书更重要”的认知。这也就解释了9-13周岁的阅读率为何会提高:阅读的时机到了。而14-17周岁青少年图书阅读率下降,多数是因为升学压力。

当然,这只是对未成年人阅读率下降做一个客观剖析,而非为其辩护。以与成年人对比为例,孩子们在阅读时间、精力、环境上毕竟都更有优势。该正视的还是要看到,该解决的也要想办法解决。

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未成年人的阅读率下降了?答案是多方面。比如,在阅读的启蒙场所——家庭里,虽然家长们更喜欢陪孩子读书了,但多是以培养“亲子关系”的名义进行,有多少人将其当作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事在做?这不是家长们的错,而是他们缺乏相关的专业能力。虽然个人化的阅读可以追求轻松随意,但要让活泼好动的孩子静下来读书,且长期坚持,是需要专业科学的引导的。更别说,现实中还有很多家长因为忙于生计或工作,无法陪孩子读书,甚至为了哄孩子不“闹”而将手机、平板电脑塞到孩子手中。

当孩子进入校园后,虽然鼓励阅读已成为共识,但一则,因为家庭阅读的缺失或不到位,很多孩子已错失了阅读习惯养成的最好阶段;二则,学生学业任务繁重,课堂上的尚且不说,走出校园后多还要奔波于形形色色的辅导班、兴趣班,身心疲惫;三则,阅读不像一些可以短期内快速“见效”的事物,它讲究细水长流的坚持,对人的影响也是潜移默化的,很少会直接反映在学习成绩的提升上。在应试教育的浮躁氛围和升学的压力下,从学生、家长到老师,只要认为“影响了学习”,就会毫不犹豫地舍弃阅读。

从以上角度分析,未成年人阅读率下降也就不难理解了,而要改变现状,也应回到原因中去寻求对策。

比如,对婴幼儿等较低年龄段孩子的阅读率,笔者认为不必太过苛求。家长们有更多时间与孩子相处,更注重孩子的身心健康和亲子关系的营造,多留出时间陪伴孩子,给予他们爱和安全感,都是难得的进步,值得鼓励。

对于已表现出好奇心和求知欲的孩子,家长可以有意识地引导,这离不开专业机构的介入。比如,现在很多城市的公共图书馆、书店都开辟了专门的场所,设置了丰富的亲子阅读活动和内容,家长们可以多带孩子参与。家长们也可以主动作为,多关注所在地的亲子文化类活动。在公共资源暂到达不了、留守儿童聚集的农村偏远地区,政府可以将阅读纳入扶贫等公共事业中,通过政府购买、公益机构募捐等形式,为这些地区的孩子甄选优质书籍,由学校承担培养学生阅读习惯的责任。

对于学业任务繁重的中学生,摒弃功利化的应试教育观念、坚定不移地推行素质教育,是国家宏观层面需要长期坚持的教育理念,作为教育链条上的学生、家长和教育从业者,也应改变观念,重新认识阅读对完善个体知识结构、塑造独立人格和未来发展的重要性,自觉培养自身或督促未成年人养成阅读的习惯。

作者 | 之心